频频遭遇拒保问题 新能源汽车续保怎么成了难题?

浏览量:4日期:2024-03-07

新能源汽车续保频遭遇问题,成为难题?

■ 拒保原因不明,高风险被拒保

*近,钱女士来自江苏淮安,她购买的纯电动汽车保险被之前投保的某家保险公司拒保,理由是风险过高。虽然过去一年内车辆未出过险,但保险公司的评分认定她的车辆为高风险,因此被拒保。对此,钱女士感到十分不解。

北京的王先生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他购买的油电混动汽车投保时被某家保险公司拒保,理由是风险过高,但并未说明具体原因。王先生表示,在之前的10多年里开燃油车从未遇到过这种问题,因此感到**困惑。*终,他在4S店的帮助下换了另一家保险公司才成功投保。

新能源车为何频遭遇拒保问题?保险公司拒保是否合法?面对当前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火爆,保险业务是否需要改进?本报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 本报记者 孙天骄

购置了新能源车后,向同一家保险公司第二次投保时被拒保,理由是保险公司评分认定为“高风险”,这让江苏淮安的钱女士感到愤怒:“我一直小心驾驶,遵守交通规则,过去一年都没有出过险,怎么会被认定为‘高风险’呢?”

更让她愤怒且困惑的是:被该保险公司评为高风险后,仿佛被贴上了“标签”,她咨询了多家保险公司,对方全都以“未通过系统审核”为由拒绝承保。

无奈之下,钱女士又拨打了**家保险公司的官方投诉电话,业务经理回复称系统无法更改,但可以到柜台人工办理业务。钱女士来到柜台,被告知**购买座位险才能承保。*终,钱女士只能额外花费2000元购买了座位险,才能让自己的车辆成功投保。

《法治日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上述情况并非个例。许多新能源车主反映,在为车辆续保时遭到了拒绝,或者被强制要求附加购买其他险种才能获得保险。一些保险公司还存在标准不透明、不统一,未能充分提示投保人以及变相加价等问题,这些问题让新能源车主感到不满。有车主直言:“为什么新能源车的投保这么困难?”

要么拒保,要么提高保费

和钱女士一样,北京昌平的张先生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2023年1月购买了一辆新能源汽车的他,在当年年底咨询续保问题时被告知,保险报价超过1万多元,比**年的报价直接增加了3000多元。

“我是通过4S店工作人员联系的保险公司,因为无法接受如此离谱的涨价,我让工作人员帮我查了一下其他保险公司的报价,结果他告诉我其他公司都是拒保状态。但到底为什么大幅度涨价,又为什么拒保,没有一家保险公司明确说明理由。”张先生说,他还专门打过保险公司的官方电话,试图问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客服一问三不知,只说系统里就是那么显示的,他们也查不到原因是什么。”

后来张先生托4S店工作人员多方打听,才得知*开始的保险公司因张先生行车里程数过高,系统判定其车辆存在开网约车的风险,所以大幅度上涨了保费。“而由于这类数据是和其他保险公司共享的,所以其他保险公司也直接把我给拉黑拒保了。”

张先生放弃了以高价在该保险公司续保,而是选择了一个之前从未听说过的小保险公司。“从车主角度来说,我肯定更愿意选择大的保险公司,更安全也更有保障。但这些公司要么保费大幅度上涨,要么直接拒保,让我别无选择。”

张先生把这一经历在新能源车友群里分享后,立刻得到另外两名车主的附和。其中一名车主是因为**年选择在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保险公司投保,第二年想换保险公司时,被告知他没有上险记录,所以拒绝承保;另一名车主则是因为喜欢自驾,行车里程数较高,和张先生一样被系统判定为网约车而拒保,*后经申诉才得以以一个极高的保费价格为车辆续保。

“我之前两辆车都是传统燃油车,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况。”这次遭遇让张先生感到新能源汽车保险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一是保费的涨跌应该有一个明确统一的标准来告知车主,另一个是如果要拒绝投保,至少要告知车主具体原因,并提供申诉渠道。“我根本没有从事网约车服务,高行驶里程是因为自驾游,但系统却直接认定为网约车,完全无法申述。”

值得注意的是,张先生咨询多家保险公司时,有些公司拒绝商业险投保,但表示可以为其投保交强险。而有些保险公司则直接拒绝承保**险种。

北京瀛和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韩晓娟介绍说,保险公司拒绝承保交强险是违法的。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投保人在投保时应选择从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被选定的保险公司不得拒绝或拖延承保。保险公司若拒绝或拖延承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或强制投保人签订商业保险合同,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将责令其改正,处以5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者,可限制其业务范围,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或吊销其经营保险业务许可证。

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索维华告诉记者,交强险不得拒绝承保,但商业险可拒绝承保。保险公司若在与车主谈判商业险业务时,以“亏损过重”“要求附带购买其他险种”等为由拒绝保险,或在未事先说明的情况下大幅上涨保费,**在签订合同前向客户清晰履行告知义务。

索维华指出:“在销售保险产品的宣传材料中,保险公司有责任尽职尽责,根据新能源汽车的风险情况等相关因素确定承保的费率,并公开费率的计算标准和法定依据;在拒保时**向客户充分说明拒绝的理由;对有新能源汽车投保意向的客户应当履行详尽的告知义务,以免在失职情况下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投保难的原因多方面

近期,记者搜索关键词“新能源汽车 拒保”后发现,在多个社交平台上,许多新能源车主分享了被保险公司拒保的经历。这些经历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一是车辆被保险公司系统认定风险过高而直接拒绝承保;二是车辆出险率较高,一些公司拒绝承保,另一些公司则大幅提高保费;三是相关车型或品牌被保险公司列为“管控车型”。

为何新能源汽车投保难?

记者向多家保险公司客服咨询后发现,保险公司普遍认为,保险公司不会无缘无故拒保,主要矛盾在于车主对商业险保费的认可问题。

一位保险公司客服举例表示:“如果系统认定车辆风险过高,可能是因为该车辆条件未达到公司的承保标准,或者车主没有透露车辆从事网约车业务的信息。” 例如,如果车辆年行驶里程超过**标准(通常为每年2万公里左右)或某款车型的出险率较高,评分系统也可能判定风险过高而直接拒保。一旦系统拒保,就无法在在线申请过程中更改,但有时车主可以通过线下柜台办理,不过保费系数肯定会偏高。

根据汽车保险行业内人士丛先生向记者透露,新能源汽车遭遇拒保的情况时有发生。保险公司拒保的可能因素包括:车辆违章次数过多、车主出险率高、车主年龄偏低以及车辆品牌故障率高等。

丛先生从行业角度分析称,新能源车投保是根据国家补贴前的车价计算的,与车主实际购买价格无关,因此保费较高。保险公司的条款和税率调整滞后,跟不上新能源汽车的技术迭代和市场需求。

据索维华介绍,保险公司不愿承保新能源车的原因在于,新能源车保险业务的推出打破了传统的车险体系,直接导致承保利润下降。新能源车的构造决定了其维修成本过高,一些车型销量偏少,难以量产零配件。根据中国银保信数据,家用新能源汽车核心动力的损毁率是燃油车发动机事故率的3倍。

韩晓娟认为,新能源汽车投保难的主要原因在于,新能源汽车出险率和赔付率、维修价格、成本压力相较于燃油车更高。新能源车扭矩大、加速快,车主群体相对年轻,驾驶习惯可能跟不上智能化部件的失效,导致交通风险增加,意外事故发生率相对较高。

近两年,纯电动汽车尤其是新能源网约车正在迅速进入公共交通领域,一些地区的新能源网约车占网约车总数的95%以上,大部分都是纯电动汽车。实践证明,新能源车辆中的运营车辆确实拉高了整个新能源汽车的出险率。

韩晓娟分析认为,新能源汽车的险保障更加全面:主险的保障条款明确无论是行驶中、停放中还是充电中起火,导致三电系统(电池、电机、电控)的损失都能得到赔偿,但也意味着保险公司承担的成本会更高。

为了优化险种,需要制定统一规范。近年来,新能源汽车市场不断发展壮大,根据官方数据,到2023年,新能源汽车的产销量分别达到958.7万辆和949.5万辆,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占全球比重超过60%。到2023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占全部汽车销售量比重达到31.6%。到2023年底,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将达到2041万辆。

韩晓娟指出,汽车消费正在由燃油车逐渐转向新能源车,特别是在公共出行领域,车辆的转变已经成为趋势,新能源汽车的保险问题需要立法层面、有关部门、保险行业和车主等多方合作才能得到进一步改善。

韩晓娟表示,为了解决新能源汽车投保问题,应该区分新能源汽车的交强险和商业险。对于交强险而言,保险监管机构应该加强监督和处罚力度。保险公司也应该提高社会责任感,依法开展业务。应该建立完善的投诉举报渠道,方便车主和车辆管理人在遇到保险公司拒保或要求附加购买其他险种等问题时进行投诉。媒体应加强针对性宣传,提升车主和车辆管理人的法律意识。

对于商业险,韩晓娟建议,立法应与时俱进,进一步完善《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新能源汽车商业保险专属条款(2021版征求意见稿)》,在车损险、第三者责任险、车上人员责任险、外部电网故障损失险、自用充电桩损失保险、自用充电桩责任保险等方面根据新能源汽车的特点予以优化。

索维华建议,政府应制定统一规范,针对保险公司在新能源车保险产品开发、定价、理赔等方面进行政策支持,包括税收优惠、财政补贴等措施,以降低保险公司的经营成本,提高其发展新能源汽车险业务的积极性。有关部门应组织调研,研究制订解决对策方案并为政府出台政策和法规建言献策,加大执法监管力度,公平公正及时有效地处理投诉举报问题。

提到保险行业,索维华认为其应针对新能源车投保困难的具体问题加强整改,调整改善保险合同签约环节的告知程序,倡导和培养员工人性化服务的理念和模式;尝试建立专门的新能源汽车险理赔团队,提供专业的理赔指导和服务;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提高理赔过程的智能化水平;加强与新能源汽车制造商、维修企业等合作,提高理赔服务的便捷性。

“在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过程中,整个行业都应加速研究、努力克服新能源车险领域的专业难点,推出相关产品,使新能源车险产品和服务较以往明显提升,保单条款更加清晰严谨,保险责任明显拓宽,附加服务更加丰富。”韩晓娟说,在此基础上,还需要丰富新能源汽车商业保险的供给方。很多汽车生产厂商也成立了汽车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或者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也有新能源汽车品牌收购财险公司,发展自营保险业务。未来的车险市场受规模化、新车降价以及保险公司和新能源汽车品牌之间保险业务竞争等因素影响,保费势必会出现下降趋势,让消费者享受到实惠。

韩晓娟说,为了区分保险费用,建议网约车平台为平台自营车辆统一购买运营商业险以及承运人责任险,对于合作车辆,也应当监督车主或者管理人投保商业险。需要从上游新能源生产企业、零部件企业、质检等各个环节投入合作,降低车辆管理结构风险,才能*终有效保障到每一个人。

索维华表示,新能源车车主应该加强对新能源车相关政策法规的了解,提升自身维权意识以及驾驶技术和必要的养护常识,以降低事故故障率。当面临无法投保或无法获得理赔的情况时,车主可以向主管部门投诉或向法院起诉,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